首页 > 文化沙龙 > 文化沙龙
文化沙龙

村上春树:遇上烦心事,就盖好被子呼呼大睡

时间: 2020-01-16 |点击率: 67

年轻时越是四处碰壁,被社会打击得遍体鳞伤,等到上了年纪,就越快活自在。



上了年纪,因而比年轻时轻松惬意。这样的事找一找,出乎意料居然还有许多。比如“变得不易受伤了”。


哪怕被人家说了难听的话,受到难堪的对待,像年轻时那样心被深深刺痛、甚至夜里睡不着觉的情况也变少了。


心想“哎呀,没办法”,大白天便呼呼大睡。呃,大白天便呼呼大睡的,大概也只有我了吧。


我觉得这可能是习以为常的缘故。



人生路上走得久了,被人家说上两句难听话、受到些难堪的对待,这样的经历越积越多,便成了家常便饭,于是变得无所谓。


“每次都为这种事情受伤的话,就活不下去啦!”


学会了躲开那刀尖,不让它刺中要害的诀窍。


这样的话,情绪上当然快活自在了。然而细想起来,这不正说明我的感觉逐渐变得迟钝?


为了不受伤,要么穿上厚厚的铠甲,要么让脸皮越来越厚,这样一来疼痛当然会减少,可感受力也相应地不再敏锐,无法像年轻时那样用鲜活清新的眼光观察世界了。



总之,我们得付出这样的代价,才能过上轻松自在的现实生活。这,呃,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


这并不值得夸耀,我常常午睡,每天都在工作室的沙发上睡午觉。


工作一段时间后,大脑渐渐变得恍惚起来,于是心想:“这可不行,只好睡喽。”躺下身去,立刻落入梦乡。


不长不短,三十分钟便睁眼醒来。这样一来大脑特别清醒,情绪积极昂扬,马上便可以继续工作。


假如人世间没了午睡这种东西,我的人生和作品说不定会显得比现在暗淡,更难亲近。要是人家说,那样不是更好吗?呃,我也无法漂亮地反驳。


午睡时,我总是轻声播放音乐,大多是室内乐或者巴洛克音乐,播放的CD基本固定不变。总而言之,就是我个人有一种叫“午睡音乐”的音乐分类。


演奏家们在尽心尽力地演奏,我却拿来做午睡的背景音乐,心里觉得挺过意不去。不过,这也是自然而然的结果,只好请多多包涵了。


于是,午后一点左右在沙发上躺下,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舒伯特的弦乐五重奏,心中感谢人生:“啊,今天也安然无恙,心灵没受伤,好像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个午觉,太好啦。”


我觉得,好像年轻时越是四处碰壁,被社会打击得遍体鳞伤,等到上了年纪,就越快活自在。


假如遇上烦心事,就盖好被子呼呼大睡。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最好的对策。加油干吧。



作者:村上春树,日本后现代主义作家,代表作品有《骑士团长杀人事件》《挪威的森林》《海边的卡夫卡》《舞舞舞》《1Q84》等。本文摘自村上春树《爱吃沙拉的狮子》。